早上吃饭的时候和妈妈说到计生政策,然后知道了一件事。
小姑和我妈年纪一样大,有个二十岁的大女儿和七岁的小女儿。不管是堂姐还是堂妹,我都不是很熟,平均一年见面不超过两次。堂姐和我年龄差距不是很大,小时候我们在一起玩过,好像处得挺和谐。这几年没见过堂姐了。听说是小姑和老公离婚,堂姐和小姑生活了不少年,现在和前小姑夫生活一些日子去了。我对于家里亲戚的事一般不大问。今天早上我才知道堂姐不是去和她爸生活了,而是已经去世了。去世的时候是十四岁,心脏病突发,没有预兆,之前的所有体检都没有显示过心脏有问题。这是六七年前的事了。一直没有人和我提过这件事,我也没有问过。想想,十四岁的确挺年轻的。因为感情不是很深,让我说一些很悲伤的话或者是痛哭流涕,不大可能。一个认识的和我年纪相仿的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去世了,然后这件事我在六七年后才知道。对于我来说,我完全可以做到不把这回事当真,而是依然认为她是和她爸爸生活在一起。做到这点对我来说毫不困难。
在我不知道这些情况的六七年里,我曾经设想过以后和堂姐待在一个城市会是什么样的情形,谈不上希望和她待在一起,谈不上讨厌她,只是在我各种各样的设想里出现过这一种。现在我设想里可能多了另外一种:如果她还活着,会是什么情形。这种假设如果是真的,倒也不差。毕竟十四岁真是个不尴不尬的年纪。
前段时间医学课学急救知识的时候走了一点神,现在想来真是有点不好意思。老师说平时多学点急救相关内容,说不定哪天真的能用上。老师说如果是自己家人朋友需要做紧急处理而旁边没有别人能及时做的话,他觉得我们可以自己做,哪怕没有资格证。但是如果是陌生人或者不熟的人的话,他建议我们就不要做了,就拨打急救电话做自己应该做的就可以了。他说不仅要学会救别人,也要学会保护自己。这种说法,我挺欣赏。问题来了。如果是我需要急救,而旁边没有专业人士,有一个非专业但学过急救方法的人,我是希望这个人给我打电话呢还是来救我呢?换作是你,你希望别人怎么做?
我考虑重新回去学急救内容,考虑随身携带急救用品。谁都说不准自己或是身边的人哪天因为什么原因就没了。”没了才知道啥叫没了”。

天朝孩子学中文写作的时候往往从记叙文说明文入手,学英文写作的时候(只是在说我那个年代的情况。现在有的小孩幼儿园就开始学英语,还有的直接就是国际教育,这另当别论)多从议论文入手。一方面学英文写作的年纪是较学中文写作迟,一方面是天朝把英语教育的重点放在了应试而不是应用上。其后的影响是:长大的孩子忽略外语写作强的诀窍里思想内容这一条,而把语法以及词组的漂亮看得过于重要。任何语言写作要想漂亮,外表一点,内在也是一点。母语写作都会出现语法错误,外语写作出现语法错误并不稀奇,也不丢人。很多小孩外语议论文写得相当漂亮,令人惊讶。仔细一看不过是句式段落的套用。不能否认他们的用功,只是在外语的道路上用此方法可能走不大远。外语老师教得了写作技巧教得了语法词组,教不了的是思想内容。